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地方频道 > 黄冈 > 平安建设

黑色“飞哥”的末日 ——团风县首起涉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团伙覆灭记

2019-12-30 20:47:00 | [ ]

  “飞哥终于判了,这是他第N次进监狱,也是刑期最重的一次:12年零8个月。”

  2019年10月31日,团风县人民法院对该县首起涉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进行判决后,团风县城区沸沸扬扬,老百姓无处不在讨论“飞哥”的报应。这印证了一句俗语:恶有恶报,善有善报,不是不报,而是时机未到。

  “飞哥”是谁?“飞哥”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团伙如何走向覆灭的呢?翻开“飞哥”的案卷,一宗宗血淋淋的案件,让人惊心怵目。

  近日,记者走进团风县公安局扫黑办,聆听了专案组民警对“飞哥”案件的详细回忆,一场惊险、艰辛的侦破情景映入眼帘。

  混迹江湖欲翻身 马仔殴打老大扬恶名(小)

  时间追溯至2000年,团风县团风镇颇有名望的江湖老大洪某被刑满释放,许多昔日的酒肉朋友纷纷上门接风洗尘。刚走上社会的肖某飞见洪某飞扬跋扈、呼风唤雨,甚是羡慕。

  2005年,一心想发财的肖某飞有了一些社会经验后,决定投靠到洪某的麾下,拜洪某为老大,成为洪某最忠实的马仔。

  在洪某麾下当了两年马仔后,肖某飞还是一无所有,因经济利益关系,逐渐与洪某产生了矛盾。

  2007年,肖某飞见无穿头之日,便更换门庭,投靠到霍某的门下,成为霍某的得力干将,帮助霍某管理运沙码头事宜。在管理过程中,肖某飞认识了张某某,并收张某某为小弟。

  2008年初,肖某飞在一赌场上认识林某,俩人称兄道弟,关系密切。2008年9月,肖某飞带张某某帮霍某的老婆索要债务,因肖某飞暴力逼债,被团风县人民法院判处一年六个月的有期徒刑。这是肖某飞第一次进入高墙内。

  2009年1月,霍某被人故意伤害致死,肖某飞便独自为老大,随即胡某、曹某便投靠其麾下,唯肖某飞马首是瞻。

  2010年,肖某飞的名声慢慢变大,其马仔纷纷称其为“飞哥”。为了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势力,“飞哥”结识了商人陈某,并成为陈某的打手。当年5月,陈某与洪某因经济纠纷发生矛盾,洪某动手打了陈某一记耳光。洪某曾经是“飞哥”的老大, “飞哥”又是 陈某的马仔,面对两位老大,“飞哥”很是犹豫。

  为了替陈某出气,“飞哥”带领自己的小弟张某某、曹某、胡某等人,携砍刀、猎枪等凶器,来到洪某的家门口,“飞哥”指使小弟对洪某进行殴打,自己则拿着猎枪在洪某门口朝天放了一枪,并扬言:不把洪某搞下去誓不为人。

  该案在团风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,“飞哥”的名声一夜之间成为团风的恶老大。

  2012年,再次被判刑的“飞哥”出狱后,为获得不法利益,更加猖狂,见开设赌场赚钱,“飞哥”便邀约小弟开设赌场;见采砂来钱快,“飞哥”便带领一帮人抢占采沙点,殴打采砂开票处。

  金钱的欲望让“飞哥”膨胀得肆无忌惮,甚至对其以前的老大陈某也下毒手,不顾一切的殴打敲诈陈某,“飞哥”的恶名进一步响亮团风。

  拉拢刑释人员壮大组织 臭名昭昭非法敛财(小)

  2012年,“飞哥”结识了甘某某,2013年又结识了刘某、马某,2014年,经人介绍,“飞哥”结识了王某等人。

  2015年4月,“飞哥”在团风开设酒楼,以免费就餐和给小费等方法将犯罪嫌疑人吴某、朱某、王某、王刘某、马某、甘某某等刑满释放、吸毒人员网罗到身边,在团风城区持续开设赌场、放码,谋取大量经济利益。

  至此,一个以“飞哥”为组织领导者,张某某、林某、王某、陈某某、刘某为积极参加者,曹某、胡某、吴某、李某、王某、马某、甘某某等人为一般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逐渐形成 。

  该组织形成后,一方面继续开设赌场、抽头、放高利贷、暴力讨债,从赌博业获得收益;一方面采取下网拦船、花钱请老人妇女驱赶船只等手段,垄断举水河黄砂销售敛财。先后实施了一系列寻衅滋事、非法拘禁、敲诈勒索、非法采矿案等案件,获得收益不低于1000万元。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秩序和社会生活秩序。

  2016年,在团风县开发房地产的肖某某受邀至“飞哥”等人开设的赌场中赌博,欠下“飞哥”赌债160万元,后被“飞哥”等人非法拘禁,逼其还款183万元,因惧怕“飞哥”,肖某某忍气吞声未敢报案。

  从2008年到2017年的10年时间里,“飞哥”团伙有组织实施了刑事案件10起,涉嫌寻衅滋事、敲诈勒索、开设赌场、赌博、非法拘禁、非法采矿等6个罪名,致数人受伤。

  组织层级分明管理严密 以黑养商以商护黑(小)

  “飞哥”组织逐渐壮大后,层级分明,分工明确。“飞哥”是组织内部公认的老大,骨干成员林某、张某某、王某、陈某某、刘某对组织进行管理和控制,无论是招收成员,还是实施具体违法犯罪活动以及收益的分配,都由“飞哥”决定,“飞哥”是该组织的组织领导者。

  该组织在不断实施违法犯罪活动过程中形成了一些规矩和纪律。该组织注册有团风县崩坡路某商贸有限公司,组织成员在宾馆住宿、乌林街酒楼就餐均由组织买单。“飞哥”还通过集体旅游、看演唱会、购买同品牌的奢侈品、吃年饭、发红包和资助逃跑、出资摆平事端等形式笼络组织成员。

  在不断实施违法犯罪和日常生活的过程中,该组织内部形成了“要听从安排,做事要动脑筋;不准随意打架惹事,不准吸毒;要相互拜年,有喜事互相送礼,遇事时要相互帮助;被公安抓到后不得供出老大,违反要受处理”等规定。

  该组织通过开设赌场、敲诈勒索、非法采矿、非法拘禁等违法犯罪活动得益的巨额财富,一部分用于购买作案车辆、资助逃跑等违法犯罪活动,一部分用于为组织成员发放工资、奖金、支付旅游、食宿、高消费娱乐等费用。

  专案组民警经过艰辛调查取证获悉,一、该组织经营赌场多年,组织多名企业老板参与赌博,导致其欠下巨额赌债,对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影响。其参赌人员众多、赌资特别巨大,并引发一系列寻衅滋事、非法拘禁等案件,获得不法收益数十万元,使多名参赌人员的生活受到影响,有的不敢来团风。

  二、该组织通过有组织地实施寻衅滋事、敲诈勒索、非法拘禁等犯罪及其他违法行为,称霸一方,垄断了团风县举水河黄砂的销售,对黄冈市团风县举水河的黄砂行业形成了非法控制和重大影响,严重破坏了经济秩序和社会生活秩序。

  三、该犯罪组织在非法开采、销售黄砂期间,致使团风县团风镇王家坊附近数百户老百姓的饮用水污染严重,河滩地毁坏,严重破坏了王家坊一段的水资源及老百姓的生活秩序。

  猖狂的末日 18名团伙均当庭认罪认罚(小)

  飞扬跋扈的“飞哥”会一直这样飞扬下去吗?肯定不会。

 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后,团风警方就接到关于“飞哥”的线报。2018年4月17日,团风警方立即成立“4.17”专班对该线索进行核查, 核查民警历时一年,辗转全国各地,通过大量的前期走访调查及立案侦查,锁定了该团伙的犯罪事实。

  2019年1月10日,团风警方对“飞哥”等人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,进行立案侦办。专案民警为抓捕涉案嫌疑人,调查搜集案件线索,辗转十堰、重庆、武汉、安徽、江西等多地进行侦查工作。调查中,受害人、证人迫于“飞哥”团伙压力及淫威,大多数受害者对取证民警避而远之,害怕遭受打击报复。

  面对多次回避,专案民警克服重重困难,日夜加班,对于有恐惧心理的受害人、证人晓之以理、动之以情,承诺隐私保护,终于打消他们的疑虑,获取了有力证据。

  在近一年的侦查时间里,专案组累计审讯犯罪嫌疑人180余人次,取证人笔录达数百份,取证调阅各类卷宗、整理案卷57本,终于查清了“飞哥”团伙大量犯罪事实。

  在抓捕期间,专案组民警雷霆出击、披星戴月、辗转全国数个省市县,一举抓回18名涉案团伙成员。

  2019年3月11日,团风警方将该案移送审查起诉,团风县人民检察院审查后,于2019年4月26日第一次退回团风县公安局补充侦查,2019年5月26日团风县公安机关经过补充侦查再次移送到团风县人民检察院起诉。

  2019年7月11日,团风县人民检察院将该案移送起诉至团风县人民法院,团风县人民法院于2019年9月24日开庭审理,18名被告人当庭认罪认罚。

  检方指控:2005年以来,以“飞哥”为首的涉黑社会性质组织为非作恶,称霸一方,作案手段、犯罪形式多样,涉嫌开设赌场、非法拘禁、寻衅滋事、敲诈勒索、非法采矿、窝藏等6项罪名,严重影响了当地的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,人民群众深恶痛绝、反映强烈,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  10月31日,团风县人民法院对“飞哥”涉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进行了判决,“飞哥”等18名被告人涉嫌犯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分别获得1年零3个月至12年零8个月不等徒刑,并处以物刑。

  恶劣的“飞哥”第N次进入了高墙内,其团伙组织也土崩瓦解,团风的天空又明朗绚丽起来。

关键词:

我有话要说

已有 条评论 , 查看评论
我将在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的前提下发表下列看法。 (发言最多为2000汉字)
(您输入的姓名/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匿名 验证码

作者:
来源:黄冈市委政法委